葡萄牙纳扎雷,世界著名的冲浪圣地

葡萄牙纳扎雷,世界著名的冲浪圣地,由于纳扎雷峡谷的存在,周边海域经常出现巨浪。

<ptyligntylenty=\"每年冲浪=\"btylentylenty=\"btylentylen=\"

凌晨5点半,刺耳的闹钟声准时响起了这个安静的渔村。

被称为“塞神”的塞巴斯蒂安-斯图特纳打开天气预报软件、热身、波浪,坐在喷气式摩艇上。

从温暖的被窝到冰冷的海水,有时候并没有太多时间适应。

葡萄牙纳扎雷,世界著名的冲浪圣地在海上的等待是没有尽头的,短则几小时,长则几天,斯图特纳曾经为了心中完美的大浪,耗时两年。

\”冲浪是一个不断面对失败的项目。你在找90%的时间。如果你错过了一个浪,你很可能每天都会浪费。

\”>\”标题=\”textylex-antylenth=\”bonth=\”bontid\”bontig\”banth=\”bontig\”bantig\”banth=\”bantig\”anantig\”

沙滩,海浪,离他的童年很远。直到9岁的家庭旅行,他才在法国第一次踏上冲浪板。很快就掌握了冲浪的技术,但他和波浪的第一次相遇并不美丽。“我以极快的速度冲进了浪里,当时太过专注于前方,反倒走错了路线,被大浪淹没。根据常识,这样开始的故事大多是无病的,但斯图特纳不同,惊险的经验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感官冲击,他想成为职业冲浪选手。第一次接触的时候,看到这个运动最困难的一面,反而是好事。斯图特纳像诞生于天生的板。他有非典型的恐高症,害怕大楼,看不到玻璃栈道,试图攀岩,但绳子和钩子都不能得到安全感。“但比如说滑雪,只要有滑雪板,哪怕山高400多米、非常陡峭也没有问题。一旦脚没有和板子接触,我就会非常不安。”1998年,13岁的斯图特纳决定只身一人搬到夏威夷,追求自己的职业生涯。在德国,如果你和你的家人说你想成为一名冲浪运动员,程度和你想成为一名宇航员是一样的。我用了好几年才说服他们,尤其是说服妈妈。但我很坚定,愿意为冲浪付出任何努力。在夏威夷,斯图特纳的技术越来越精进,冲浪毕竟是烧钱的项目,为了维持生计,他需要在冲浪之馀从事建筑工作。寻找赞助商是现实稳定的道路,问题是德国和冲浪界都是孤独的存在。有很长一段时间,德国媒体对于斯图特纳的形容是“冲向死亡区的自杀者”。2009年,斯图特纳骑过夏威夷当地记载中最高的浪,成为第一个在大浪冲浪界声名远扬的欧洲人。2010年和2015年,他两次赢得有“冲浪界奥斯卡”之称的全球大浪奖。但真正让斯图特纳“出圈”的,是他在2018年1月18日完成的壮举。在纳扎雷,斯图特纳乘坐了115英尺高(约35米)的巨浪。冲浪全程的视频在YouTube有将近500万播放量,看着画面中近12层楼高的海浪,裹挟着近50万吨的海水,网友给出了很形象的比喻:“在冲浪者眼里千载难逢的机会,对普通人来说堪比海啸!那是我第一次尝试新的路线斯图特纳回忆道:我在波头后,路线更加陡峭,意味着有更好的速度。我向下冲的时候,速度快,听到冲浪板的尾鳍发出哨声。尽管斯图特纳不想把大浪冲浪视为极限运动,但至今没有冲浪者在纳扎雷发生无法挽回的事故,但危险是客观的。2018年12月,35岁的巴西球员蒂亚戈-雅卡雷在冲浪时被巨浪吞没,斯图特纳和他的队伍立即伸出援手。当时白浪太大,蒂亚戈的摩托艇司机不能靠近,我的摩托艇经过改造,在这样的条件下也能启动。斯图特纳赶到时,雅卡雷昏迷不醒,幸运的是救援装备和医生在岸边,雅卡雷接受紧急救援后被送到救护车上。雅卡雷事后回忆说:这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经验,在波浪和波浪之间不能呼吸。到达沙滩时,已经累得动弹不得了。虽然没有失去意识的严重性,但斯图特纳也遇到惊险时刻。当时,我坐在摩托艇后面的救生板上,波浪撞到背上,瞬间被压在板上,又弹出来了。有好几分钟的时间,我感受到我的肺想要呼吸,但是无能为力。”在斯图特纳看来,这是一场与海浪的博弈。“一切都取决于你的头脑是否清醒。越是危险的时候,越要保持冷静,不要浪费氧气和能量,向海浪’投降’,不要试图和它抗争,顺从它,看它会把你带向哪里。一旦你感受到波浪,你就会回到陆地。”“大浪冲浪需要的不只是勇气,还需要贡献出身体中的每一寸热情和承诺。”今年9月,斯图特纳再次出发前往纳扎雷。如今他的脑子里需要思考的事情更多了,他和团队在研究更精确的测量方式,让世界纪录被认可,他们还想进一步优化通讯和救生设备,同时让冲浪板和摩托艇更快,更稳定。当然不变的是,他依然期待骑上全世界最高的浪。

热门文章